内蒙古福彩网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海峡两岸 > 乡音乡情
清明追忆碎片——我的老爸老妈您们在那边可好?
    日期: 2016-05-04      【字号      

作者的父亲母亲骆秉彝、张欢姝夫妇结婚合影

  又是清明时节雨纷纷时,断肠人洒落地球各角落人不知。

  余光中先生的“乡愁是一座坟墓,您在里头,我在外头!”那悲切的魂牵梦绕,我记不得是啥时候结识这首很撩心抹泪的诗歌,每每碰触它,都能让我追随时光来到自己善父慈母同呼吸的人生历程,那一段刻苦铭心的血肉亲情才能诠释的时光隧道!有可能是他是台湾的诗人,恰巧妈妈的台湾血缘,让我们融合被触发?将登一甲子的我,却永远不能释怀!

  那个年代,时代造就我们儿时的碎片记忆中有很多的疯狂,但仍然有亲情的伤触回忆。老爸!您可知道女儿可是您的崇拜者,虽然您没有给我们儿女留下财富和更多的舒适,可是严格的家教,与为人善良、做人不需低眉骨的本质!却让我遗传到位,老爸!您带着美丽的台湾新娘---我亲爱的老妈!回大陆一身行医的本事,投身与自己热爱的医疗界,默默的关爱自己的每一位病人,至今我身边的朋友中认识您的人,追忆起您的医术,感动的话语总是言不由衷,都依然在述说中透露出对您的敬意,感恩你的医术让他们受益终身。每每如此,您女儿都小小得意!老爸!您最让女儿影响一生的是坚忍和容忍!做事对人善良热情。用凄风苦雨来形容您的一生,一点不为过,可是您总是对我的影响是,不埋怨,不怨恨!那么多的不公平在您身上发生,我的记忆里却没有听您抱怨世态的炎凉,而使得情绪低落;那么多的冤屈让您失掉了自己热爱的专业技术,一只拿手术刀的手,却肩抗手抬的握着扁担、箩筐,您坦然面对,笑对人生用在此处是对您的最好写照,您说得最多的话是,真理就是真理!埋怨是无能的表现!老爸!您的女儿在您的身上感染了不喜欢怨天尤人,学会了坚忍不拔的人生态度,坦然对待事和物,让您女儿的我在人生的过程中受益匪浅啊!我相信这种家训会得以延续。人类的进化,我认为是物种进化中的特殊而带有必然性的产物!进化就是一种博弈,这种颠覆的过程,经历的磨难就是必须而不可多得的!

  妈妈!您在天国可好?老父亲的善良而勤劳,您一定还是像公主般的被父亲所呵护吧?六十五岁!是您告别您挚爱的工作岗位的时间点,由于您的专业,有很多的新生命是从您的手中开始。老妈!至今都有好多的两代人同是您所牵手来到这个世界,也有好多的人仍然缅怀您的医德医术,很严肃的告诉我!我家可是两代人经您妈妈的手,来到这个世界哟!您妈妈是好人哟!是啊!老妈您很让您的女儿自豪,少有自我表扬行为的您,我就依稀记得有那么一次,您已经退休了,在给我们交流的话语中,您很自豪的说:你们可知道?你们的老妈可是在工作中是圆满划了一个句号哟!几十年的工作历程中,工作性质风险大,人命关天!没有出过一次医疗差错,更不要说是医疗事故了!这在当时您工作的病区里,您是唯一一人。是啊!您还有不同的故事,总让女儿感悟和钦佩!您远离亲人与家乡,不顾自己父母的劝阻,新婚不久随夫从台湾漂洋跨海峡,来到大陆这片跟自己很陌生的土地上,开始了自己没有打算一辈子远离家乡,但命运却将自己一生撒在了远离家乡的生活中!

  两个在台湾曾让同事们羡慕不已男才女貌的一对,台湾国民党荣总医院的军医官,一个毕业于国防医学院高材生,一个毕业于日本伊藤助产校的才女。老父亲携着爱妻来到大陆,本意是回大陆自己的老家看看,用现在的词就是旅行结婚。可是来到大陆后,由于受老父亲的学长(当时的中共地下党员)的影响,决定先留下来,为新中国的建立出几年力(因当时新中国人才奇缺),再返回台湾。老母亲虽然想家乡,为了老父亲的事业,自己嫁夫随父认了。谁知道这一决定,却让您的期望成为了让自己夫君同归故里成为了绝唱!这种乡愁何时是个完,无人能知!老妈!那个凝固了空气般的生活,您能坚强的走过,女儿我真的钦佩!这些还不是您二老给我们传述,却是老父亲百年诞辰之际,整理家事亲人与朋友告知才知道的。最让女儿的我感悟的是,您和老父亲一样,没有怨言、没有牢骚满腹的对待生活,也没有炫耀,而依然是依然选择了坚强和努力!在您走后整理遗物时,看到了您一堆的奖状和证书(在世时我们都没有见过),这就是最好的见证。

  还有一件事!这是我第一次回台湾老家的时候,姨妈们告诉我的。您四十年远离父母,经过海峡广播的搭桥,加上朋友的转告和帮忙,您踏上了回家的路,少了老父亲的携手,取代的是您的儿子陪伴,当时您显得更加的沉稳还是不安?四十多年的离别,场面不需要更多的修饰语的描述,就深深的感动到每一个在场的人,更为添泪的是,当妈妈您和外婆,两个母亲的重逢,在身体接触到那一瞬间,外婆将一个耳光作为给自己的爱女四十年重逢的礼物,加上浓浓的乡音在重复一句话,让您肆意的泪水也不停的撒下,四十多年的泪水那是个头呀?最让您不能原谅自己的是:您的父亲我的外公自己常常独自到您离开的基隆港码头上,期待您和老父亲能双双返回台湾岛!一次次总是满满的期待,又是一次次的失望而归!最后焦虑而疾患上身,终于在不停的喊着母亲您的名字而撒手人寰!这只有在艺术虚构中出现的场景。我的老母亲啊!何等的亲情撕裂,您咋承受?“对不起!”一句让您不断的重复如同祥林嫂般,为自己的老母亲老父亲跪地不起!血浓于水,亲情难断!这是人的本性,谁能改变?在您的灵堂上拜祭的遗像,笑得是那样的祥和与满足,外人却不知?这张照片是拍来再次返台的证件照,在灵堂前,我也是一遍一遍的述说给来送行的朋友听。我告诉苍天!我的老母亲很慈祥和艰难的一生,祈求大地不要早早的召回她,她还要回老家看看,自己高寿的老母亲还在盼儿归!老母亲!我永远记得您弥留之际最后的眼神,告诉我们儿女您不甘心!我不断地告慰您,我会回去探望老家的亲人!您最后安详的走了,就像那准备办回家的证件照一样的安详!老妈!您的儿女都回去了几次故乡了!现在回去方便了!

  清明!这个雨纷纷更添追忆的日子,我的老父亲、老母亲您们在天国可好?(文/骆亚非)